首页 企业资讯 机构部门 产品设备 工程技术 资料信息 关于我们 论坛
当前栏目:机构部门>武汉发明沙龙(挂靠)>
2003年11月10日 作者:成骏 [返回]

20万投入40余项专利“颗粒无收”“发明大王”苦吃失业救济

20万投入40余项专利“颗粒无收”“发明大王”苦吃失业救济

  
  每月的19日,45岁的任文林都要从武汉坐上去潜江的长途客车,到江汉油田领取300元失业救济金。
  任文林何许人也?说起来让常人难以置信:他拥有121项申请专利,其中40余项是国家授权专利,圈内人称“发明大王”!
  市知识产权局规划发展处副处长陈保国昨日评价,任文林的“大王”头衔实实在在。1992年至今,任文林当了11年的独立发明人,拥有3项国家授权专利中属最高级别的发明专利,一般发明人能拥有1项就非常不错了,其中“锁”发明专利早已被全国防盗锁、防盗门生产企业仿照。
  按理,任文林会是各家企业竞相争夺的人才,不成百万富翁,也起码衣食无忧,但现实生活中,他四处借钱,妻离子散,被许多人视作吹牛的骗子、疯子。2001年9月,万般无奈之下,他向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申请了“失业救济金”。
  任文林何以落到这一步?行内人说,他痴迷发明,不管别人用不用。专利未带来分文收入,但11年来用于申请、维持专利的费用不下20万元。
  但任文林自有他的得意之处:“我什么都没有,但有知识产权!”


吃失业救济金的“发明大王”

  “发明大王”名副其实

  昨日,45岁的任文林从潜江返回武汉。两年来,每月的19日,他都要回一次潜江,领取维持生活的300元失业救济金。
  任文林是谁?人称湖北的“发明大王”。
  1958年,任文林出生于钟祥市冷水镇人,当过木匠、上过大学,做过老师、也下过海。
  1992年,迷上发明之后,他从江汉油田辞职,做起了独立发明人。11年来,他专心搞发明,前后申请121项发明专利,其中被国家授权的有40余项,是湖北省申请专利和拥有授权专利最多的人,人称“发明大王”。
  市知识产权局规划发展处副处长陈保国认为:称任文林是“发明大王”并不过分。在任文林的专利中,有3项是发明专利,这是国家授权专利中最高级别的,这种专利,一般发明人能拥有1个就非常不错了。
  任文林的这几项发明,也基本被市场采用。像《高保险叶片门锁及其制造方法与应用》和《锁》两项发明专利,已在防盗门和防盗锁上体现。而另一项发明专利“积木地板”,市场上也已有销售。
  据武汉市知识产权局介绍,任文林还被人们称作“发明疯子”,原因有三:一是他埋头搞发明,不管别人用不用。二是不吃不喝,也要交专利费。11年来,他用于申请、维持专利的费用就达20多万元;三是,他自称“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一无所有”,却仍乐此不疲。

 

大摞专利证书 蒙上灰尘

  见到任文林时,记者一时难以将他与“发明大王”对上号。虽然那天温度偏低,但他只穿一件发黄的衬衣,脚穿一双皮凉鞋。
  “别人说你是发明大王,真的吗?”记者问。
  “我是的。你可以出题,我给你现场表演发明。”他脸上有几分隐藏不住的得意。
  记者跟着他穿过武昌三角路那一排排的宿舍楼,来到他的家。
  这是一套两室一厅,客厅里两个自制的扶手沙发已经坏了,一间小房里,有张木板床,一套过时的音响和一台电视机,上面布满灰尘。
  另外一间房里,有一张同样的木板床,比床更显眼的,是一张很大的自制办公桌和高高的柜子。没什么其他东西可放,房间显得空荡荡的。
  任文林说,这套房是一位支持他搞发明的朋友借他用的。他一个人住,很安静。
  在房间的墙上,贴着他的专利申请统计表,已编到121号。“你有多少被国家授权的专利技术?”记者问。
  任文林摇摇头说:“每年都有新的,每年也有因交不起钱而失效了的。现在到底有多少个,我也说不清楚。”
  他从柜子里翻出一大摞满是灰尘的专利授权证书,一数有37个。接着,又从墙上夹报纸的地方,取下三四张刚寄来的专利授权通知书。他说:这几个要交了钱,才能办下专利证,我现在没钱,不打算要了。
  据湖北省知识产权局介绍,专利被国家授权后,每年都要按规定交一定的费用,否则就会失效。现在,任文林的那些专利,能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网站上检索出来的有效专利只有19项。
  一个发明人曾说过,专利失效对于发明人来讲,就像母亲失去小孩那样痛苦。但任文林说,拥有过就知足了。他说,最近他搞了一套汽车发明,可使汽车节能50%以上,安全性能提高50%以上,造价降低50%以上,而且环保。这项发明,“可使中国成为全球首富”。

 

偶然促成奇迹

  任文林是怎样走上发明之路的?
  1991年,他在江汉油田一家公司当宣传干事,有一天,单位的鲁姓兽医拿着一大一小两张圆形硬纸盘找他,两个圆纸盘由可转动的小转轴穿在一起,大纸盘的边缘画着各种各样的动物图案。鲁大夫说,这是她发明的“动物妊娠表”,只要转动大小盘,就可准确计算出各种动物的妊娠时间。她准备去申请专利,想请任文林帮忙写个说明。
  任文林觉得很新鲜,就问,什么是专利啊?鲁大夫说,专利就是国家对有价值的发明授予的一种权利。一旦批准,10年或20年内,别人要用都得经过你同意或向你付费。否则就是侵权,你可以到法院去告他。
  任文林一听高兴坏了。他心想,我十几岁就做了可自己跑的木马车,不是也可以拿去申请专利吗?
  任文林回到家里后,把以前当木匠时做的一些小玩意全都翻出来,但左看右看都觉得不合适。于是,他开始做新的发明。
  那时,他经常到北京出差,目睹候车室里常有人在睡觉时,被别人偷了包。他想,能不能发明一种锁,把所有的包都用链子一样的锁锁在一起?3个半月后,他拿着一篇论文去申请专利,名称就是《锁的制造方法与应用》。
  那是1992年,他第一次申请专利。

 

11年的南北漂泊

  申请了专利后,任文林开始沉醉于锁的开发中,他觉得自己一定能做出世上最好的锁,包括旅游锁、防盗锁、摩托车点火锁等。
  他找厂家做模具,搞生产。1993年底,任文林与单位签订了“两不找”的协议,成了“发明个体户”。
  1994年,在北京的一次专利发明展上,他的发明被哈尔滨的一位县长看中,对方表示愿意投资做摩托车锁。任文林毫不犹豫地离开已怀有身孕的妻子,跟着县长来到天寒地冻的北方小县城。
  一年后,任文林的摩托车锁成功了,也批量生产了。但任文林还想做更高级的锁,但那个小厂没有能力。
  他来到武汉,几经折腾,没找到合适的单位。1995年,他回到江汉油田,一家工厂愿出资支持他开发防盗锁,锁研制出来后,双方意见不合,还弄得对簿公堂。
  到1999年,任文林拥有了7项“锁”专利,掌握着防盗锁最核心的专利技术,却没有一个产品。而此时,许多仿照他的专利生产出来的产品,已陆续上市,每年的市场价值达亿元。
  任文林看着那些别人做出的产品,心灰意冷。于是,他选择了逃避,不再要求自己的专利与市场对接,而是埋头搞发明,任性地沉醉在发明世界里。

 

借钱借得朋友都怕

  这些年,让任文林最难堪的事,就是缺钱。刚开始时,一些朋友看他搞发明,都以为是很赚钱的事,想着借的钱肯定会加倍收回。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任文林变得越来越穷,这使得许多朋友都不愿与他见面。
  1997年,任文林的父亲突发脑溢血,急需1万元钱救治。任文林分文没有,而且负债累累,他找人借钱,但几乎所有的熟人都躲避他。即使他承诺借1万还2万,也没人愿意信他。
  家里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催他拿钱到医院,任文林想起很久以前支持他搞发明的一位朋友,但朋友的妻子始终视他为骗子,尽管如此,任文林还是硬着头皮登门相求,还没等他开口,朋友的妻子便说:“没钱!没钱!别再来骗,以前骗得还少啊?”任文林拼命解释,是给父亲看病用的。朋友妻不相信,逼他还以前借的钱。朋友很仗义,当着妻子的面,给了他一万元钱。任文林对记者说,当时他真想跪下来谢朋友。
  但任文林的父亲已错过最佳治疗时机,一个多月后去世。
  任文林说,这么多年,很多朋友误解他,视他为骗子、疯子,但也多亏他们肯借钱给他,否则,他根本无法维持这么多年。

 

“小草的快乐”

  “站在科学的门口就像站在地狱的门口!这是马克思说过的话,对于生活中承受的一切痛苦,我早有准备。”说到痛苦,任文林似乎有点麻木了。
  任文林很不愿提及他的家庭生活,他说35岁才结婚,婚后全国到处跑,偶尔跟住在娘家的妻子团聚,孩子出生后,生活还是按原样进行着。没有稳定收入的任文林,几乎没给过妻子生活费。孩子病了,上学了,都是妻子一人操心。
  这样的生活,妻子自然无法忍受。任文林说,一年难得见几次面,每次都要吵架。
  2000年,他们离了婚,孩子归妻子抚养,任文林每月承担200元抚养费。但从1999年,任文林只埋头搞发明,早就没了固定的经济来源。每月200元,对他也是巨大的压力。
  2001年,任文林和单位买断工龄后,得到几万元的补偿,他又一股脑地拿去交了专利费。迫于生计,他不得不申请了为期两年的失业救济金。
   这就是任文林整整11年埋头苦苦发明的最终结局。值得吗?后悔吗?任文林很浪漫地对记者说:“你不是小草,又怎么知道小草的快乐呢?”
  他说,这些年,他经常每天只吃两餐饭,有时连坐车的钱都没有,但他很满足。平常人常为孤独而苦恼,而他是在享受孤独,他活得很充实。虽然申请专利、维持专利,每年要花2万多元,已成生活重负。但每拿到一个新的专利,他又觉得拥有了一个新的希望,一个活下来的理由。
  现在,已经负债30多万元的任文林,再也无钱申请专利,也没有人再愿意借钱给他。被他视作珍宝的汽车发明,需100多万元申请国内国外的专利。
  为了这笔专利费,他曾写信给省长罗清泉。后来,罗省长请辜胜阻副省长对任文林的发明进行调查。今年7月,省知识产权局在给省政府的回复中称:他们将协助任文林申请技术创新基金。
  任文林说,他要维权,收回7项锁专利的专利使用费。
  他认为,目前市场侵犯他《锁》专利权的厂家最少有1万家,“可追溯的侵权产值已达1000亿元以上,每年侵权产值达50亿元,如果按提取3%到5%的国际惯例计算,有3亿元的专利使用费可以收回”,而他只要拿回1000万元,便能将所有的发明申请专利,保住他 的专利。
  这是个听起来令人瞠目的念头,一如任文林偏离常人思维的发明狂热。

 

武汉晚报 王丹妮 金振强


 

   

相关联接:

  点击数:2457  本周点击数:2    打印本页   推荐给好友    站内收藏   联系管理员    

 
 

相关评论

GUEST于2018/12/11 10:35:05
Could I take your name and number, please? [a href=" http://www.ccpirapuato.com#instinct "]cialis[/a] Hetco, the physical trading shop half owned by Hess Corp, is also in the midst of being sold as Hess is split up.And the energy trading unit of Omaha, Nebraska-based Gavilon mayalso be for sale after Marubeni Corp excluded it fromits takeover of the grains trader this year.
GUEST于2018/12/11 10:35:04
Could you tell me my balance, please? [a href=" http://www.ccpirapuato.com "]diflucan[/a] A mixed bag, to be sure, with plenty of ammunition for activists and also for their critics, who often accuse them of coming in for a short-term pop in shares and then leaving behind weakened companies.
GUEST于2018/12/11 10:35:03
Could you tell me my balance, please? [a href=" https://matrixglobal.net.id#canoe "]diflucan[/a] The retailer took more discounts to get rid of"unproductive" inventory in the second quarter, squeezingmargins. Its net loss widened to $53.1 million, or 53 cents ashare, from $21 million, or 21 cents a share, a year earlier.
GUEST于2018/12/11 10:35:02
Do you need a work permit? [a href=" http://vvasoftware.com "]kamagra[/a] But Booker "believes that we must amend the Patriot Act and 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 in order to strike a better balance between privacy and security," Griffis told U.S. News. "For example, he is concerned that certain Patriot Act provisions, namely sections 206 and 215, create an exceptionally high risk to the privacy rights of Americans, and deserve renewed debate. He also believes that FISA court judges should not be appointed exclusively by the Chief Justice of the Supreme Court due to concerns of ideological uniformity."
GUEST于2018/12/11 9:32:39
Have you got any qualifications? https://matrixglobal.net.id diflucan Henry Blanco hit a grand slam, and Felix Hernandez allowed six hits before leaving after seven innings with a 7-1 lead. Kendrys Morales had four hits and a pair of walks, and Kyle Seager and Brad Miller tripled for the Mariners, who have lost 17 games in the opponent's final at-bat 芒聙聰 including eight walkoff losses.
更多评论>>
我要评论
内容:
 

    请用户注册用户名在首页登陆,遇到无法浏览的加密栏目(如价格表)请告知你的注册用户名等情况发邮件cj@6b.cn申请提升你的权限,我们审核之后将给你适当的浏览权限。发现文字错误和断链请务必告诉我们,累计五次均有纪念奖品。

------------------------------------------------------------------------------------------------------------------

 武汉智能机电工程研究院网站  

        ★院部地址:武汉市汉阳大道墨水湖路53-1号(乘市内公汽汉阳大道五里新村站下华联超市左对面进巷铁路中心医院大门左侧给排水科技园内)。

        ★网站主管:吴真  

        ★总策划:成金骏(手机:13317142976  邮箱:cj@6b.cn)  

        ★办公电话:027-84846669  84818810

在新窗口中打开

(鄂ICP备05018011号)